• 5月中国汽车经销商库存系数为1.59 2019-04-23
  • 史上最大锦鲤!南京大二女生一次收到618个快递 2019-04-23
  • 水利系统水质监测就是看水质吗? 2019-04-21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4-21
  • 总网A区--山西频道--人民网 2019-04-16
  • 阚平:新时代社会主义文艺的新使命 2019-04-04
  • 【见证西安】NO.9西安首届农民节,记录西安农村新生活! 2019-04-04
  • 作为政治哲学的人类解放理想 2019-03-29
  • 人民网评:建成新时代网络强国 2019-03-29
  • 百度新闻搜索 2019-03-27
  • 你厉害,面团能把刀给切了,这样能清晰解读以柔克刚 2019-03-27
  • 部分网红饮品存在安全隐患 2019-03-25
  • 5月一二三线城市房价环比都涨了,后续会咋样? 2019-03-22
  • 秘鲁丹麦世界排名靠前且接近 两队目标:小组第二 2019-03-05
  • 重庆市南岸区:探索建立“微益坊” 2019-03-05
  • 四平新风采论坛 > 女频频道 >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 142、绝望【16】尚未归来【二更】


        梁之琼紧紧地抱着墨上筠,嘴里嘀咕道:“我做噩梦了?!?br />
        “怎么了?”墨上筠问了一声,然后提醒道,“我身上有水?!?br />
        梁之琼身子滚烫,墨上筠的手指摸到她的额头,烫的有些吓人。

        高烧。

        她烧得迷迷糊糊的,因做噩梦哭醒脸上泪痕未干,她嘀咕道:“我梦到于秋他——”

        话没说完,梁之琼又止住了。

        她不敢说出口。

        明明不信这些的,但还是觉得忌讳。

        而,纵然她没说明白,墨上筠也能猜到大概。

        听说澎于秋就是被调过去的人之一。

        梁之琼第一次见澎于秋去出任务,担心在所难免,做噩梦也可以理解。

        “进去说?!?br />
        没有跟她计较这莽撞的行为,墨上筠将她挣脱开,然后把门关上,把自己那一身沾了水的雨衣脱下来。

        梁之琼光脚踩在地上,因困倦和发烧而摇摇欲坠,站都站不稳。

        墨上筠便将丁镜的椅子拖出来,扶着梁之琼坐上去,没想她刚沾到椅子就跟没骨头似的瘫倒,整个人都匍匐到丁镜书桌上了。

        梁之琼抽噎了两下,用手背一抹眼泪,然后道:“头好疼?!?br />
        走至自己书桌前,墨上筠蹲下身,拉开抽屉下的小柜门,把一个盒子找出来,借着微弱的光翻找着感冒药。

        她问:“你跑这里来做什么?”

        “丁镜不在,唔,……我找你……一起睡……”梁之琼断断续续地说着。

        连说话都说不清了。

        墨上筠头疼地揉了揉眉心,然后倒了杯水走过来,强行将药喂给梁之琼吃了。

        梁之琼烧得糊里糊涂的,分不清是现实还是做梦,偶尔念叨着头疼,偶尔默默流泪,把墨上筠折腾得好一阵忙活。

        伺候着梁之琼吃完药后,墨上筠开始哄梁之琼上床睡觉。

        都到这种时候了,也不至于把梁之琼赶回去,既然她想跟自己睡觉,那就由得她了。

        如果梁之琼是清醒状态,墨上筠大抵会直接把梁之琼扔上去,但现在梁之琼这种情况,扔上床着实有些狠,所以墨上筠就哄着梁之琼自己爬上床。

        跟她说了十来分钟都没用,反正就是听不懂,偶尔清醒一下就跟墨上筠描述着噩梦的内容,最后被墨上筠一句“这是命令”给吓了一跳,梁之琼闭着眼嗖嗖地就给爬上去了。

        都到这种时候了,她还分得清墨上筠的床铺,乖乖躺下。

        站在雷电光影里,墨上筠长叹一声,然后才去阳台洗漱。

        外面的雨一直没有好转,墨上筠洗漱完后在阳台上站了会儿,然后才回到宿舍里。

        吃完了药,也折腾过了,梁之琼躺在被窝里乖了不少。

        很快的,墨上筠也爬上床。

        见梁之琼闭眼似乎睡着了,墨上筠本想去丁镜的床铺睡的,不过刚一上去,就听到梁之琼在梦中呢喃她的名字。

        想了想后,墨上筠便回到自己床上,在梁之琼身边躺了下来。

        很快的,梁之琼就自然而然地缠上来,滚烫的额头贴着墨上筠的肩膀,很快有泪水打湿了她的衣服。

        梁之琼轻声嘀咕,“墨上筠,我好担心他?!?br />
        “嗯?!?br />
        “我梦到了?!绷褐砑绦?,“重机枪,考核时他们给我们看过视频的,一枪下去整只手都飞了,身体解肢,四分五裂?!?br />
        “……”

        墨上筠忽然静默了。

        她自己就做过类似的视频。

        当年做视频的时候,还觉得这个离自己有些遥远,尽管看完、做完后很长时间都会想到,但光是视频带来的震撼力,就足以让人对战争和生命心怀敬畏。

        那时候她在想,真正的发生在活生生的人身上呢?

        现在她在想,如果是发生在她认识的人身上呢?

        不寒而栗。

        抱着她的梁之琼絮絮叨叨的,能明显感觉到梁之琼不敢睡觉,怕一睡着又是同样的噩梦,但因为身体原因她疲惫不堪,所以断断续续地说着话。

        也不知她说了多久。

        墨上筠偶尔会附和她几句,最后在困意和醉意的驱使下,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

        黎明时分,墨上筠被一道雷给劈醒。

        几乎是在听到雷声响起的那一瞬,她忽然就彻底清醒了,但在雷声过后,外面的雨声、宿舍的宁静、梁之琼的呼吸,都让墨上筠有种似梦非梦的感觉。

        再闭上眼时,墨上筠意识到自己睡不着了。

        梁之琼不知何时睡的,现在倒是睡得很安稳,她用手试了一下梁之琼额头的温度,较于先前好转了不少。

        墨上筠睁着眼,想着一些杂七杂八的事,一直等到起床哨响起的那一刻。

        听到声音,梁之琼迷迷糊糊地从床上坐起身,却发现自己四肢乏力,浑身都提不上劲。

        “你发烧了,继续睡吧?!蹦象抟槐吒约禾咨弦路?,一边同梁之琼道,“给你放半天假?!?br />
        梁之琼愣了一下,然后努力睁开眼,抬手摸索着自己的衣服,倔强道:“我要训练?!?br />
        她依旧是二队垫底的。

        不能偷懒。

        墨上筠看了她一眼,犹豫了下,最终还是没说别的,任由她自己选择。

        部队不是温床,尤其是在特种部队,一切用努力、刻苦换来的进步,都是为自己负责。

        穿好衣服时,梁之琼发现墨上筠已经下床穿鞋了,她趴在床栏杆上,朝墨上筠问道:“墨上筠,你昨晚是不是照顾我来着?”

        斜了她一眼,墨上筠继续绑鞋带,凉凉地问:“把你丢上床算吗?”

        “……”

        梁之琼默默不语。

        她记不得那么多了。

        但她记得,墨上筠给她喂药、盖被子,在她说很多话的时候,还耐心地给她回复……

        算了,这别扭的人。

        顿了顿,梁之琼问:“他们的任务结束了吗?”

        墨上筠道:“不知道?!?br />
        有些紧张地舔了舔唇,梁之琼抬手摁着跳动的胸腔,问:“你待会儿是去训练,还是去做什么?”

        “办公室?!?br />
        墨上筠丢下答案,起身去了阳台。

        因为要忙着集合,梁之琼现在已经是慢了,便赶紧穿好衣服鞋袜出门,只来得及在出门时匆匆跟墨上筠说一声。

        而墨上筠不需要赶时间,慢条斯理地漱口、洗脸。

        平时只是胡乱洗脸的她,在盥洗台上看到丁镜给她带的一直没怎么用的洗面脸,鬼使神差的,竟然花了点时间用洗面奶洗了个脸。

        清爽的洗完脸,用毛巾擦拭的时候,墨上筠一抬头,看到镜子自己的脸。

        她很少会照镜子。

        她记得自己长什么样,但在忽然从镜子里见到自己时,没来由有种恍惚感,像是有些陌生。

        她看到23岁的自己,跟21岁的自己相比有了些微的变化,五官没有什么变化,少了点稚气,轮廓愈发的立体。

        熬夜后稍微有点疲倦,并没有特别明显的痕迹。

        这种微妙的变化,似乎是一个过程,走向成熟的标志。

        将毛巾放回原位,墨上筠又整理了一下宿舍,然后拿着雨衣走了出去。

        她下楼的时候,两个女队都已经开始晨练了,看起来跟以往没有什么变化。雨还没有停,新鲜的空气里还夹杂着潮湿的味道,呼进肺里沉甸甸的,有些呛人。

        墨上筠披着雨衣,踱步来到办公楼前。

        她站在灰蒙蒙的天幕下,雨水在空中肆意,一仰头,有漫天的雨水飘洒下来,清凉的,让她不自觉地眯了眯眼。

        站了半响,她走进办公楼。

        一路上都没碰到什么,也没有加班的和站岗的。

        她来到自己办公室,雨衣被丢到门口的桶里,然后便坐在办公桌前处理着昨晚剩下的一些事务。

        间或的,她会看上桌上的座机电话一眼,但从头到尾,都没有听到声响。

        最终响起来的,却是她放抽屉里的手机。

        手机这几天使用频繁,时常记得充电,在抽屉里震动的时候,墨上筠一时还有些反应不及。

        停下手中的工作,墨上筠将抽屉打开,见到【丁镜】的备注后,她拿起来接听。

        然后,她听到丁镜说:“墨上筠,你听我说……”

        
  • 5月中国汽车经销商库存系数为1.59 2019-04-23
  • 史上最大锦鲤!南京大二女生一次收到618个快递 2019-04-23
  • 水利系统水质监测就是看水质吗? 2019-04-21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4-21
  • 总网A区--山西频道--人民网 2019-04-16
  • 阚平:新时代社会主义文艺的新使命 2019-04-04
  • 【见证西安】NO.9西安首届农民节,记录西安农村新生活! 2019-04-04
  • 作为政治哲学的人类解放理想 2019-03-29
  • 人民网评:建成新时代网络强国 2019-03-29
  • 百度新闻搜索 2019-03-27
  • 你厉害,面团能把刀给切了,这样能清晰解读以柔克刚 2019-03-27
  • 部分网红饮品存在安全隐患 2019-03-25
  • 5月一二三线城市房价环比都涨了,后续会咋样? 2019-03-22
  • 秘鲁丹麦世界排名靠前且接近 两队目标:小组第二 2019-03-05
  • 重庆市南岸区:探索建立“微益坊” 2019-03-05
  • 4场进球历史开奖 彩吧排列3开机号试机号 彩票双色球 重庆欢乐生肖怎么玩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软件 江西新时时彩excel 新疆时时彩开奖结果表 海南特区七星彩 单场胜平负玩法介绍 大赢家湖南彩票 大乐透规则 超级大乐透开奖 北京赛车辅助手机软件 北京赛车pk10注册开户 体彩6+1走势图 生肖时时彩中奖金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