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网A区--山西频道--人民网 2019-04-16
  • 阚平:新时代社会主义文艺的新使命 2019-04-04
  • 【见证西安】NO.9西安首届农民节,记录西安农村新生活! 2019-04-04
  • 作为政治哲学的人类解放理想 2019-03-29
  • 人民网评:建成新时代网络强国 2019-03-29
  • 百度新闻搜索 2019-03-27
  • 你厉害,面团能把刀给切了,这样能清晰解读以柔克刚 2019-03-27
  • 部分网红饮品存在安全隐患 2019-03-25
  • 5月一二三线城市房价环比都涨了,后续会咋样? 2019-03-22
  • 秘鲁丹麦世界排名靠前且接近 两队目标:小组第二 2019-03-05
  • 重庆市南岸区:探索建立“微益坊” 2019-03-05
  • 贵州品牌名录发布 收录55个品牌项目6966个品牌  2019-02-07
  • 美帝拉拢人民,才能反对共产党。 2019-01-20
  • 街采:民众热议“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 2019-01-20
  • 你才是“蠢货”!土地是自然存在的地球的一部分,并不是人类劳动成果,哪来价值?土地不是劳动成果,没有价值,正如空气和阳光不是劳动成果,没有价值一样。懂吗... 2019-01-13
  • 四平新风采论坛 > 玄幻奇幻 > 九龙圣祖 > 第1619章 我也是有面子的人了!
        这个叫做周济仓的浮生境中期强者,实是这腾龙大陆北域的一尊超级人物,其本身实力,甚至是比一些一流势力的顶尖长老还要强横得多。

        由于常年独行霸道惯了,在听说这踏天石乃是通天境强者交战之地,他打定了主意想要上去看看,目的却也并不简单。

        因为周济仓困在浮生境中期已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了,他就是想要来感应一下更高阶强者的战斗余音,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突破的契机。

        这种想法在修者之中甚为普遍,有的时候并不是只有观摩强者的战斗,才能得到启发的,从一些遗留的气息或者说意境之中,也未始没有找到一丝突破契机的可能。

        哪知道在这周济仓来到这踏天石之后,却是发现踏天石竟然被谢明涛这些自告奋勇的修者们,给守护了起来。

        独来独往的周济仓,可没有那么多的顾忌,而且他相信就算是自己站在了踏天石之上,那所谓的云笑大人,总不可能及时出现将自己给一巴掌拍死吧?

        然而此刻当周济仓想要将这不知死活的谢明涛给击杀时,却不料那只诡异的手掌速度竟然会如此之快,又会如此突然,让得他很有些猝不及防。

        “我说你们又没什么深仇大恨,用不着下这般杀手吧?”

        一道略有些异样的声音传进两人的耳中,让得他们的目光第一时间就转了过去,这一看之下,周济仓还没如何,但是谢明涛的一双眼睛,却是瞬间瞪得滚圆。

        “灵……灵丸大人?!”

        周济仓就算是受了一些内伤,但也还是一名浮生境中期的强者,但如此强者,此刻却浑身颤抖,激动得连话都说得有些不清楚了。

        因为那个正钳住周济仓手腕的,明显就是一个小胖子少年,而对于这副形貌,已经在踏天石呆了大半年的谢明涛,又如何会认不出来呢?

        “咦?你认得我?”

        骤然听到谢明涛口中的颤声,那小胖子不由脸现惊奇,又有着一丝兴奋,似乎是在为自己现在也不是无名之辈而激动。

        “灵丸大人的名头,如今在腾龙大陆谁人不知?在下谢明涛,见过灵丸大人!”

        经过短暂的震惊和激动之后,谢明涛总算是定下了心神,在空中朝着那小胖子少年躬身行了一礼,这一幕让得下方所有人都看得呆了。

        他们之中很多人,当初可都是亲眼见证踏天石大战的,尤其是那些自告奋勇的踏天石守护者,更是有着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刚才谢明涛眼看就要败在周济仓的手中,踏天石的守护之职也就要保不住了,却没有想到峰回路转,大名鼎鼎的玄阴殿一弹圣子灵丸,竟然及时出现了。

        “听说灵丸大人和云笑大人形影不离,难道……”

        一些心思敏锐之辈,更是想到了一个可能,当他们将目光转到某处天空上时,一群气息磅礴的身影,便是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之中。

        “那是……炼脉师总会的总会长陆燕机?”

        其中一道惊呼声出口,让得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而这一眼看去,可不仅仅只有那个仙风道骨的老者,更有着一群年轻身影。

        “是云笑大人,他果然来了!”

        心头掀起惊涛骇浪的修炼者们,最终都将目光凝注到了最前方的那个粗衣少年身上,对于这道身影,他们之中的某些人,都是不会有半点陌生。

        就算是那些后头才来踏天石凑热闹的修者们,在看到周围众人的表情之时,也瞬间明白了过来,那个少年,恐怕就是如今腾龙大陆名头最大的那位了啊。

        来者正是云笑陆燕机一群人,事实上他们刚才远远就看到了这边的争斗,以这几位的感应能力,就连周济仓和谢明涛的对话,都听得一清二楚。

        只是这几位都没有想到的是,经过当初那场大战,踏天石竟然成了云笑的封神之所,甚至是只能远观而不能近触,还聚集起了一批忠实的踏天石守护者。

        这无疑是让几人的目光,尽都古怪地盯着身旁的粗衣少年,暗道这家伙还真是与众不同啊,现在连战斗过的地方,都被赋予了一种特殊的意义。

        几乎是下意识的,众人就对那拼死也要守护踏天石的谢明涛,生出了一些好感,眼看其就要死在周济仓手中,灵丸终于是忍不住出手了。

        对于这样的小事,云笑自然是没有去多管,他相信凭着灵丸如今凌云境初期的实力,那周济仓应该是翻不起什么浪花的。

        “给我个面子,不要再打了,好吗?”

        灵丸倒也没有拿那周济仓怎样,对方只不过是想要去到踏天石看一看,并不是什么不可饶恕的大罪,灵丸心性厚道,这一道声音,让得那周济仓很有些受宠若惊。

        “周济仓,灵丸大人在此,难道你还要一意孤行不成?”

        见得那周济仓似乎有些发呆,谢明涛仿佛是抱住了一根巨木般,当即冷喝出声,让得前者身形一个激灵,瞬间回过神来。

        “灵丸大人有命,济仓自当遵从!”

        无论周济仓平日里有多桀骜不驯,但在这个肥肥胖胖的少年面前,却是兴不起半丝与之作对的勇气。

        从那隐晦的感应之中,周济仓知道这位已经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凌云境强者,哪怕是借他一个胆子,也不敢有丝毫不敬啊。

        “嘿嘿,大哥,现在我也是有面子的人了!”

        见得这么一桩打生打死的恩怨,就在自己三言两语之间就被化解掉了,灵丸很有些得意,转过头来朝着天空某处炫耀了起来。

        “大哥?”

        而此言一出,刚才还没有看到远处天空上那一批人影的谢明涛和周济仓,身形再次一颤,同时将目光转到了灵丸视线所向的地方。

        “果然是云笑大人!”

        周明涛当初可是亲眼见过云笑的风采,这一看之下再无怀疑,心神也变得莫明地激动了起来。

        至于一旁的周济仓,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云笑,但是这一段时间云笑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

        处大城池的神晓阁分部,甚至有着专门给云笑所刊印的一本传记,记述其在腾龙大陆的所有经历。

        当然,神晓门的这本传记,肯定也是经过云笑同意的,对于这样的事,云笑并不排斥,或许这也算是一种另类的威慑吧。

        结合着自己所看到的那些东西,周济仓只觉自己全身都有些控制不住颤抖了起来,真想要狠狠抽几个大嘴巴。

        要知道刚才周济仓敢于对谢明涛出手,只是因为他知道这里天高皇帝远,回到炼云山的那位云笑大人,根本就不可能管到这万里之外的事情吧?

        可谁他娘的知道,就在自己要将谢明涛这个踏天石守护者生生轰杀的当口,云笑竟然领着一大批人前来了。

        当此一刻,周济仓只觉自己流年不利,一个不慎,或许今日连小命都要丢在这里了,以那位的实力,恐怕伸出一个小指头,就能将自己生生碾死了吧?

        虽然踏天石没有明文规定不能让外人踏入,但刚才周济仓的作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算是在挑衅云笑的威严。

        强者的威严是不容侵犯的,更何况周济仓还将踏天石的守护者谢明涛打伤了,这样的挑衅,可谓是明目张胆啊。

        “北域独行修者谢明涛,见过云笑大人!”

        相对于周济仓,谢明涛此刻的心情就截然相反了,全然不顾右肋传来的剧痛,就在这天空之上朝着云笑所在的方向拜倒在地,口气也是极尽恭敬。

        “谢明涛,你们是在守护这踏天石?”

        云笑自然是不认识这北域独行修者的,但对方的所作所为,却是让他生出一丝好感,口中说着话,眼眸之内却是闪过一丝异光,似乎是感应到了一些东西。

        “是,踏天石乃是大人封神之地,可不能容许一些不知所谓的家伙随意践踏!”

        谢明涛低着头,听得其言中之意,那边周济仓的身形颤抖得更加厉害了,这老家伙,还真是会落井下石啊。

        “云笑大人明鉴,我只是想去踏天石上,找一些当初大人和那异灵幽河大战的感悟,并无丝毫不敬之意!”

        到了这一刻,未免谢明涛说出更多对自己不利的言语,周济仓虽然心中惊骇,却不得不开口为自己辩解一番了。

        “呵呵,你倒是有点意思!”

        闻言云笑不由轻笑出声,在让那周济仓大大松了口气的同时,听得他又道:“只不过我的那些手段,对你没用,至于异灵幽河残留的东西,更对你有害无益,以后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

        云笑这番话并不是无的放矢,当初他确实和幽河在这踏天石大战,也确实留下了很多的气息残留,只不过对于普通修者来说,并没有太大的用处。

        因为当时云笑对付幽河的手段,实在是太过高端,甚至用上了很多传自九重龙霄的东西,如此高端的手段,如果被低阶修者贸然感悟,那只会有害无益。
  • 总网A区--山西频道--人民网 2019-04-16
  • 阚平:新时代社会主义文艺的新使命 2019-04-04
  • 【见证西安】NO.9西安首届农民节,记录西安农村新生活! 2019-04-04
  • 作为政治哲学的人类解放理想 2019-03-29
  • 人民网评:建成新时代网络强国 2019-03-29
  • 百度新闻搜索 2019-03-27
  • 你厉害,面团能把刀给切了,这样能清晰解读以柔克刚 2019-03-27
  • 部分网红饮品存在安全隐患 2019-03-25
  • 5月一二三线城市房价环比都涨了,后续会咋样? 2019-03-22
  • 秘鲁丹麦世界排名靠前且接近 两队目标:小组第二 2019-03-05
  • 重庆市南岸区:探索建立“微益坊” 2019-03-05
  • 贵州品牌名录发布 收录55个品牌项目6966个品牌  2019-02-07
  • 美帝拉拢人民,才能反对共产党。 2019-01-20
  • 街采:民众热议“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 2019-01-20
  • 你才是“蠢货”!土地是自然存在的地球的一部分,并不是人类劳动成果,哪来价值?土地不是劳动成果,没有价值,正如空气和阳光不是劳动成果,没有价值一样。懂吗... 2019-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