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月中国汽车经销商库存系数为1.59 2019-04-23
  • 史上最大锦鲤!南京大二女生一次收到618个快递 2019-04-23
  • 水利系统水质监测就是看水质吗? 2019-04-21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4-21
  • 总网A区--山西频道--人民网 2019-04-16
  • 阚平:新时代社会主义文艺的新使命 2019-04-04
  • 【见证西安】NO.9西安首届农民节,记录西安农村新生活! 2019-04-04
  • 作为政治哲学的人类解放理想 2019-03-29
  • 人民网评:建成新时代网络强国 2019-03-29
  • 百度新闻搜索 2019-03-27
  • 你厉害,面团能把刀给切了,这样能清晰解读以柔克刚 2019-03-27
  • 部分网红饮品存在安全隐患 2019-03-25
  • 5月一二三线城市房价环比都涨了,后续会咋样? 2019-03-22
  • 秘鲁丹麦世界排名靠前且接近 两队目标:小组第二 2019-03-05
  • 重庆市南岸区:探索建立“微益坊” 2019-03-05
  • 四平新风采论坛 > 科幻灵异 > 网游版美漫 > 第三百五十七章 小丑
        噗嗤!

        要说杰森也是个狠人,在发现自己惨遭肾击,整个肾脏都被激光贯穿之后竟然还敢动弹,直接面露狠色的往旁边一扯,小半个腰都被激光给切开了。

        啪!

        脱离激光,杰森抬手就扔出几个玻璃瓶在地上砸碎,爆发出一阵浓郁的绿色烟雾,自己则趁着雾气的笼罩转头就往之前被蜥蜴人撞开的大洞夺路而逃。

        “你是属小叮当的么?!?br />
        李斯有些无力的吐糟着,没有阻拦。

        因为他面前的蜥蜴人已经适应了电流的麻痹横冲直撞的追了上去了。

        砰砰砰!哐啷哐啷!

        墙外发出一阵打砸声,随即又恢复了平静。

        没过多久就有一个蜥蜴人拎着昏死过去的杰森从墙洞钻了进来。

        不过并不是刚刚那个两米多高的蜥蜴人,而是只有正常人体型,对比之下显得很是纤瘦的马伯伦。

        “嘿嘿,老大,这小子被我抓住了,你看怎么处理,要不要直接宰了?”

        马伯伦十分舔狗的笑着,屁颠屁颠的就提着杰森来到了李斯面前。

        “刚刚那个是……?”

        李斯疑惑的问道。

        马伯伦讪笑着解释道:“刚才那个是伟伦·琼斯,我最近遇到的一个NPC朋友,我猜老大你这次肯定是来找袭击者的,就拉着他来看能不能帮上点忙?!?br />
        “不是朋友,是同类?!?br />
        话音刚落,刚才那个高大的蜥蜴人也低头从墙洞钻了进来,咧嘴露出满口的利齿。

        马伯伦无语的侧头看了过去:“都说了我是蜥蜴人,不是鳄鱼?!?br />
        伟伦·琼斯:“没准我也是蜥蜴,又没去医院检查过,反正长得也差不多?!?br />
        马伯伦:“我是基因实验带来的变异,你是返祖?!?br />
        伟伦·琼斯:“我没说我一定是返祖,只是猜测而已,很可能也是基因变异?!?br />
        “……”

        两人就这么斗起了嘴,看得李斯一脸无语。

        不过从两人的言语里,他也好歹知道了这‘蜥蜴人’的身份。

        准确来说应该是鳄鱼人才对,算是DC世界一个不怎么出名的小反派,在自杀小队里也出现过,天生返祖变异成了鳄鱼一般的样子,身体素质挺强,但智商偏低,经常就是被谜语人企鹅人忽悠过去当炮灰的角色。

        蜥蜴人……鳄鱼人……其实就外观来说还真差不了多少,也就鳞片和皮肤有点差异而已,不较真的话根本分辨不出来。

        这算是同类怪物之间的惺惺相惜?或者说两人因为同样经常钻下水道而结下了不解之缘?

        Emmmmm……行吧,能找到好基友也是马伯伦本事。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变身后比我还大一倍的蜥蜴老大?”

        和马伯伦‘辩论’了一会儿并获得胜利之后,伟伦·琼斯才瓮声瓮气的看向李斯。

        “……我不是蜥蜴老大,只是马伯伦叫我老大而已?!?br />
        李斯满脸黑线,蜥蜴老大是什么鬼,他可没兴趣做屎绿色的蜥蜴人。

        伟伦·琼斯:“马伯伦的蜥蜴人老大,不就是蜥蜴老大吗?”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br />
        李斯总算明白马伯伦的心情了,和这种脑子有点毛病的说道理是说不通的,当即看向马伯伦说道:“你们先将路遥带到十二号基地去吧,我处理完这里的事情就过去?!?br />
        “好?!?br />
        马伯伦毫不拖泥带水的点了点头就领着伟伦·琼斯转身离开,浑然是一副指东不往西的忠实小弟做派,狂刷一波印象分。

        嗯,今天的舔狗行动完美成功。

        给李斯留了个背影的马伯伦默默的在心底为自己点个赞。

        舔狗应有尽有,照这样再来上几次,出任CEO迎娶白富美不是梦啊。

        ……

        “天网,检索一下那两个熊孩子的父母资料,尽量找到联系方式?!?br />
        马伯伦与伟伦·琼斯走后,李斯才一边在心底吩咐着,一边走向了病房。

        由于打斗的声音依旧平息,病房走廊里已经有了不少护士和病人在探头往大厅张望,李斯随手扯过来一个看着比较顺眼的小护士就让他带着自己玩熊孩子的病房走去。

        一号熊孩子因为伤势过重还在手术室,但二号熊孩子只是手臂受伤,骨折脱臼的手在来的时候就已经被他接好了,只需要绑一下夹板固定而已,现在已经弄完了。

        走进一间豪华单人病房,二号熊孩子正躺在病床上,走的很……咳咳,睡得很安详。

        李斯直接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一是等天网联系上这两个熊孩子的父母,二则是等待起了幕后黑手露面。

        杰森或许一开始就有打算对他动手,但不会布置出让熊孩子来搞暗杀的手段。

        不仅是因为智商,也是性格,这种上来就主动让他用蜥蜴变身血清的战斗狂完全不可能多此一举,因此他应该是被小丑唆使过来的。

        而小丑弄出这么多显然不可能只是为了袭击或者弄死他这么简单,如果有什么目的的话总会露面的。

        咚咚咚!

        没过五分钟,病房的木门就被敲响了。

        “先生,我能进来吗?病人现在该输液了?!?br />
        伴随着敲门声,门外也传来了一个略显低沉的声音。

        “我怎么不记得骨折还要输液?而且只是矫正骨骼而已,你们竟然给他全身麻醉,信不信我投诉你们?还有,你都没开门,怎么知道我在里面?”

        李斯闻言睁开了双眼,古井无波的脸上重新浮现出笑容,开口就是素质三连。

        “……”

        门外的人似乎也被这素质三连问住了,沉默了一下,随后直接推开了大门。

        这是一个推着医用品托架的男护士,有着披散的金色卷发,并且还微微有些泛绿,脸上涂抹着已经褪色了许多的白色油漆,身上套着一件明显不怎么合身的白色护士服。

        当然,还有那两侧嘴角标志性的划痕。

        砰!

        李斯直接走了上去,冲着男护士的肚子来了一拳,随后拎着衣领将其提了起来。

        “咳咳……NO,NO,NO,别激动?!?br />
        男护士没有抵抗,反而带着不知是痛苦还是兴奋的笑容,任由自己被提在半空中,四肢还仿佛游泳一般划动着,口中则慢条斯理的道:“别激动,竖锯先生,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您的一个狂热粉丝,你可以叫我joker?!?br />
        “你?粉丝?”

        闻言,李斯笑了。

        “当然,我是你最忠诚的粉丝,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但不能质疑我狂热粉丝的身份,我可是在第一期就开始追看您的节目?!?br />
        小丑脸上的划痕形成诡异的笑容,同时也表现着恰到好处的悲愤,抬手指了指病床上的熊孩子说道:“你看,我还特意为您准备了完美的节目嘉宾?!?br />
        “这是两个孩子,可惜,却是熊孩子?!?br />
        似乎是在模仿着竖锯的旁白语气,小丑手舞足蹈的用沙哑的语调说着:

        “他们最常干的,就是用最天真浪漫的态度,做着最残忍的游戏?!?br />
        “邻家盲眼老人的唯一陪伴,一只小猫,在他们的天真的笑声中被解刨成碎块?!?br />
        “尸体被混杂进了老人购买的食材里,他们欢快而灿烂的笑着,拍着手掌欢呼着,看着老人将自己的伙伴一口口的吃了下去?!?br />
        “小区住户停放的车辆,被他们嬉笑着划出一道道长长的痕?!?br />
        顿了一下,小丑换成了泫然欲泣姿态和语气:“甚至,他们还欺骗纯真的我喝下安眠药,趁我昏睡之时划破了我的嘴,他们说我阴沉着脸太吓人了,要让我一直保持笑容?!?br />
        “当然,这种喜闻乐见的故事里也少不了一个溺爱孩子的父母……”

        “每当有人因为他们的恶作剧玩笑找上门,他的泼妇母亲就会冲上来咆哮着,他们还只是一个孩子,你这么大一个人了,和孩子较真什么……”

        “对啊,他们还只是个孩子,千万不能放过他们,小时候就这么残忍,长大了肯定会成为穷凶极恶的罪犯,他们需要竖锯给予救赎……”
  • 5月中国汽车经销商库存系数为1.59 2019-04-23
  • 史上最大锦鲤!南京大二女生一次收到618个快递 2019-04-23
  • 水利系统水质监测就是看水质吗? 2019-04-21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4-21
  • 总网A区--山西频道--人民网 2019-04-16
  • 阚平:新时代社会主义文艺的新使命 2019-04-04
  • 【见证西安】NO.9西安首届农民节,记录西安农村新生活! 2019-04-04
  • 作为政治哲学的人类解放理想 2019-03-29
  • 人民网评:建成新时代网络强国 2019-03-29
  • 百度新闻搜索 2019-03-27
  • 你厉害,面团能把刀给切了,这样能清晰解读以柔克刚 2019-03-27
  • 部分网红饮品存在安全隐患 2019-03-25
  • 5月一二三线城市房价环比都涨了,后续会咋样? 2019-03-22
  • 秘鲁丹麦世界排名靠前且接近 两队目标:小组第二 2019-03-05
  • 重庆市南岸区:探索建立“微益坊” 2019-03-05
  • 瑞彩祥云好运快3 中国福彩网双色球开奖结果 江苏快3开奖结果 福彩高频彩这块 江西多乐彩登陆 北京赛车公式 竞彩混合过关彩页 博狗博彩 北京pk10彩票官网 超级大乐透追加规则 老时时彩360查询 幸运农场中奖规则 澳门博彩网站 让分胜负全中nba i澳客网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怎么看